繁星不要烦心

欢迎勾搭~微博:繁星VON
cp主吃NT,维勇维,双黑,大小魔王( ー̀дー́ )
最近沉迷于维克托无法自拔(๑•̀ㅂ•́)و
三次元只萌shouta!

【GL】累着爱,爱着泪(序言)

我只是想说一个故事,一个有关于我和她的故事。
这个故事,记录了我们过去八年来的大多数时光。
这个故事,讲的也是我的暗恋。
我认识她八年,暗恋她三年。
最后在离我高考前一年整时,我们绝交了,我提出的。
那天在医院排队拿结果时,我哭着打下那些字,然后毅然将她拉黑。在医院哭成狗的我,把旁边一起排队的人吓到了。
等第二份结果时,我萌发了写这篇文的想法。
我知道我是时间不会很多,因为我已经高三了。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把我和她八年的点滴记录下来。
也许在接下来一年中我写的很少,但是高考完后,我会完整的记录下过去八年的点滴。

这是一个关于八年闺密的故事,是一个关于我暗恋的故事。
如果你想看,那么请静静的看吧。
LES在现在的社会,接受程度不及GAY的一半,我不求能有多少人接受,不能接受的,请直接右上,谢谢。
这整场暗恋,都是我一个人的单恋,我的那个她,到最后也不会知道我喜欢她,所以不存在掰弯等问题,我没有那么缺德。

最后。
在我开始讲这个故事前,我想给大家推荐一首歌:ユメノツヅキ(梦想的延续) 演唱:苍井翔太 
这首歌也许不是特别好听,但是在我和她八年刚刚结束时,我看了这首歌的歌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每当听见这首歌看到它的歌词,我都会不知不觉的哭出来。
这首歌的大意,和我三年暗恋一样。
AOI SHOUTA是我之前就喜欢上的一个歌手/CV/舞台剧演员。我因为他曾经的处境以及现在的态度粉上他,ユメノツヅキ这首歌在6.6之前听只是觉得是首不错的歌,但那天之后,我突然就明白了AOI在LIVE上演唱这首歌时的表情,那种笑容,那种心情。
ユメノツヅキ这首歌,可以算是我和她后面几年的相处。
同时,也就像歌词里最后几句说的——而我依然如故,会在你身后,无论何时都为你祈愿,让你的梦想得以延续。

琳琅,加油!

转出来造福社会,宝宝我淡圈+小透明+清水党无所畏惧(づ ●─● )づ

水手服腿毛战士:

今天因为某种大家都懂但是又不是很懂的原因,好多太太被封号了。

我跟你们嗦!其实还有一种可以保存文章和评论的方法!(应该很多人都知道吧但是我还是来讲一下)

打开网页版lof→找到上方首页栏→点击导入/导出→输出博客的源文件→完成

虽然热度会没有了但是文章图片和评论都会保存下来哦!!!爱你们!一定要存活下去!

谢谢小天使们一直对我的支持!

渣攻三十题完结了,已开坑已经全部填完。
今天期末考试结束,明天开始,繁星要开始正式进入高三补课啦。
因为繁星是美术生,所以马上就要进入专业课的集训了。还有五个月就是省联考,之后两个月又要到处校考。所以可能真的没时间继续写文了。
虽然很遗憾,但是我也不得不淡圈了,从去年八月,我看到小滑冰的PV决定追番,到十月我看到第一集,再到十一月,我因为小滑冰决定重新开始写文,直到现在七月我不得不淡圈。喜欢小滑冰,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了啊。
最近几个月因为三次原因,我拖坑严重,但是还有人在追着我的文,静静的等我,真的令我很感动。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九个月给我的陪伴以及对我的支持!
小滑冰让我回归阔别两年的文圈,现在我得淡圈了,我不能保证一年后我还会回来,作为一名文手。
但是,我知道,我是喜欢写文的。
也或许,一年后回来的我喜欢上了别的cp,不再写小滑冰的文了,但是我也不会忘记,曾经我萌过这么一对cp,为它写过一堆文。

啊啊啊,眼睛睁不开了,语无伦次了呢。
明天就要开始没有假期的集训生活了,繁星就在这里先告退啦QwQ晚安。
总之,谢谢小天使们这九个月的支持与陪伴,繁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会淡圈,可能会时不时回来炸尸一下,但是有关小滑冰的文是不会再更新了。【也许其他cp
会有些短篇?中长篇绝对别想。
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祝小天使们越来越漂亮,学业工作越来越顺心,我们一年后见_(:з」∠)_

【维勇】#渣攻三十题#(下)

OOC严重,雷者勿入!
终于完结啦QwQ
————————————————————————
20.我说过爱你,但不是只爱你.
     新一年的大奖赛,俄罗斯站。
     尤里看着眼前的勇利,呆着,心中暴躁着却不知道怎么发泄。
      “嗨,尤里!”还是勇利先和尤里打招呼。
      —— 安静。回复勇利的只是尤里尖锐的眼神。 
      但是勇利从里面看出了尤里的想法——你就这么逃了吗?!
      “谢谢尤里的关心,但是——”勇利笑着,挠挠红着的脸,瞥过视线,“决赛前,我会亲自去问他的。”
       尤里又盯着他一会儿,没在说话,直接和勇利擦身而过。
      然而尤里不知道的是,维克托比尤里还早出来,也已经遇到过勇利了。
      勇利回头看着尤里的背影,脑中回荡着刚刚维克托的话。
      “我是说过爱你,也爱你,但是,不只爱你。”
    
21.看对眼的只要你情我愿下一秒就可以做.
   
22.无论被哪任CP甩掉也没有伤心过.
     “维克托,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啦!”女孩和维克托笑着挥手,然后转身跑到一个男的身边,抱着他的手离去。
      维克托也笑着挥手道别。又一次被绿了啊。
      维克托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转身回家。
     “哟,维克托,听说昨天你又被绿了啊?”格奥尔基滑到维克托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呵,没事,反正也是玩玩。”维克托笑着回答,两人渐渐攀谈起来。

23.被约炮时建议对方再多叫几个人玩NP.

24.为H而H.

25.你来,我不拒.
     决赛前五天,勇利早早的就到了今年决赛的城市,莫斯科。
     “很多回忆不是么?”维克托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勇利身后。
      勇利怔了怔,回头,微笑。
     “要来一发么?”
      维克托愣了,他不知道勇利这是怎么了,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害羞的东方男孩吗?维克托想开个玩笑拒绝,但是到嘴边的,却是——
       好啊。
    
26.你走,我不留.
     两人晚上缠绵了一夜,放肆了一夜,一整夜。
     勇利先醒了过来。睁开眼,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有些发怔,脑中回放这昨晚的场景,一幕幕,很清晰。咧了咧嘴角,勇利起身,惊动了维克托。
      维克托睁开眼就看到正在穿衣服的勇利,虽然被掩饰的很好,但他还是看到勇利的耳朵已经红透了。还是这么可爱啊。心理突然涌上这个念头,但很快被压下去。
     “要走了?”维克托刚醒,声音中透着慵懒和性格。
      勇利扣扣子的手停了下,没有回头。
     “嗯。”
     “那,我就不送了吧,这里你也熟。”维克托坐起身,把刘海翻到脑后,盯着勇利。
      “大后天,赛场上见。”
      这是勇利关门前,留给维克托的最后一句话。
   
27.明明薄情却处处留情.
    
28.抵死缠绵时逐渐升温的躯体下,毫无波动的心.

29.我不是攻,不愿再受的原因是不想让任何人进入你曾经进入过的地方.
      “勇利,终于见到你啦!”披集叫着扑向勇利。
      “披集啊,我们不是经常视频么?”勇利笑着将披集从身上扒下来。
      “那只是视频啊!这次大奖赛分站,我们就没一场相遇的!”披集不满地抱怨。
      “好啦,这不是见面了吗?”勇利笑着,“今年我是冲着金牌去的,你也要加油啊!”
      “金牌也是我的目标好不好!”披集板着脸,严肃的告诉勇利。
     “来这里的,谁又不是冲金牌去的呢?”勇利的余光看见披集身后,对着自己走来的人,有些心不在焉了。
     “诶,但是今年的基准太高了啊,你,尤里,还有维克托啊!”披集谈到这显然有些失落,但突然想起什么了,眼里闪着八卦的光芒,“听说,你做攻了?!”
      勇利被披集这话惊得回过神,本能的想去捂披集嘴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披集的话已经被从他俩身边的维克托,听的一字不漏。
      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身形只是顿了顿,就没在有任何其他,舒了口气,无奈看向披集,把他拉到角落。
      “我不是攻,但是每次我想找个人代替他时,我总会本能的排斥。”
       披集愣了会,意外的没再接下去,和勇利分析这决赛选手,一起朝冰场走去。

30.我并不渣,只是你离开之后,再也没人能真正走进我的世界.
      “维克托,恭喜你。”颁奖典礼过后,勇利看着迎面走过来的维克托,先开口。
     “谢——勇利。”维克托看着笑的比哭还难看的勇利,在叫了勇利的名字后,竟然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维克托将手里的金牌越捏越紧。
      明明,自己有那么多事情想问勇利,想告诉勇利,在他离开的时间里自己有多么想他。
      但是——没有但是了,当时是自己把他推开,没做任何解释。
      “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勇利看着半天没有说话的维克托,出声问道。
      “啊。”维克托被勇利的声音提醒,“勇利,我可以用这块金牌换你的银牌骂?纯纪念用。”
      勇利看着维克托递过来的金牌,有些懵了。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勇利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盯着维克托。
      “不,真的纯粹想做纪念。”维克托笑了,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这一赛季,是我最后一赛季了。”
      “你要退役?”勇利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前面笑着的人,明明他还可以坚持一两年的。
      “嗯,本来还准备在冰场死皮赖脸几年的,但是,半年前突然觉得累了。”维克托无所谓的笑笑,“主题、曲子、编舞突然换了,就是因为这。【破碎】这个编舞其实很早我就有想法了,只是一直都想把它留到我告别时跳。”
      勇利没有说话,两人又僵持了一分钟,勇利将自己脖子上还未来得及取下的银牌拿下来,给维克托戴到脖子上,却没有接维克托的那个金牌。
      “明年,我会拿到属于自己的金牌。走了。”勇利说着,与维克托擦身而过。
      直到勇利消失在走廊尽头,维克托还没缓过来,泪水不知不觉布满脸颊。
      有多久没哭过了呢。维克托将胸前的银牌与手里的金牌一起抓着,抓的很紧很紧。
      勇利,你知道么?其实我并不渣,自从你离开后,无论身边换了多少人,你的影子总是在我脑海里时隐时现。每次训练累到不行,回公寓总会下意识的喊声“勇利”。
     勇利,对不起。【破碎】里包含的不仅仅是我的花滑,也有我真正的爱意。
————————————————————————
说是一定尽早填起来结果还是拖了一个月。。。抱歉QwQ
本来说专业期末考完发的,可是那天手实在太疼了就放弃啦。今天文化期末考完了,最后的没有作业的时间了,于是就默默把坑给填完了。
至此,耗时四个月的#渣攻三十题#完结。
谢谢一直等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么么哒!

【维勇】#渣攻三十题#(中)

OOC严重,雷者勿入!
————————————————————————  11.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温柔唯有CP除外.
      “维克托,中午我回去时马卡钦还在拉肚子,我们要赶快带它去医院!”勇利推开练习场的玻璃门,回头看着还在和姑娘笑谈风声的维克托,忍不住喊他。
       外面的风吹的勇利发型有些散乱。
      “再见啦,姑娘们~”维克托听到勇利的话,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和姑娘们说再见。
       维克托走出去一段,才发现勇利并没有跟上了,回头看去,勇利还站在门口,就那么静静的望着自己。
      “走吧,”维克托轻声说着,转身继续向前走。
     勇利在原地又是愣了半分钟才突然醒过来,小跑的追上维克托。

12.一段又一段的一夜情.
     
13.偷腥的快感.

14.只要我开心就好了,他人的情绪与我无关.
     “尤里!你看我刚刚的3A怎么样?”维克托跳完一个3A直接滑到尤里身边看着他问。
      尤里没有回答他,只是将视线移到了冰场另一边的勇利身上。
      维克托的视线随尤里转移着,在看到勇利的那一刻却立即收回。
      “你最近和奥塔怎么样?吵架没?”维克托漫不经心的找话题。
      “呵,很好,一个星期几次视频和通话。谢谢你的关心。”尤里皱了皱眉头,说完便想冰场中央滑去。
      维克托看着尤里突然暴躁,笑着摆摆手,嘴里嘀咕,“莫名其妙啊。”

15.简单直白地说着我爱上别人了,所以分手吧.
     “维克托。。。”勇利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两人坐在离公寓不远的一间咖啡厅里,面对面。
      维克托搅着自己跟前的咖啡,看着勇利的犹豫,叹了口气。
     “勇利,我们分手吧。”
      勇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抬头直直地盯着维克托,维克托也没避让,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在空中对上,凝固。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良久,勇利才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颤巍巍地开口。
      “我喜欢上一个妹子了。”维克托平静的开口。
       空气突然安静,两人都很默契没说话。
      “我知道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勇利起身,留了这么一句话就消失在咖啡厅。

16.对方的家人闻讯来指责"你怎么能这么对他"时反唇相讥"不爱了难道还要继续假装吗".
      维克托回家后并没有看到勇利,房间里勇利的行李箱也不见了,衣柜也空了三分之一,属于勇利的衣服没剩几套了。
      维克托呆呆地望着显得有些空的衣柜,默默叹了口气,关上,拿了马卡钦的牵引绳,带着马卡钦出门了。
      勇利走的第四天早上,维克托是被敲门声吵醒的。睡眼惺忪地打开门,胜生真利直逼维克托。
      “额,姐,怎么了?”维克托看着恼怒的真利,瞌睡瞬间醒了大半。
      “你对勇利说了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真利指着维克托,气势汹汹。
      维克托愣愣几秒,才算弄清情况。
     “呵,都不爱了,难道还要继续装吗?”维克托的嘴角弯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胜生真利听到维克托的话,愣几分钟,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我真为勇利感到不值!”

17.不管对谁都只有短暂的新鲜感.
     “哟,维克托,你有换新女朋友啦?”同冰场练习的熟人看着维克托搂着的女孩不由得调笑。
     “萝莉也很可爱啊,不要歧视!”维克托笑着回答。
     “啧,通吃啊?”那个熟人笑着摇摇头,走进更衣室。
      维克托也没多耽搁,和萝莉说了几句话也自己进了更衣室。
      “喂,这次又换这种口味啦?小心犯法啊,这是日本。”刚刚那个熟人看着维克托进来,不由得靠过去提醒。
      “只是图个新鲜啊,不用这么麻烦吧?” 维克托说的理所当然,留下旁边的友人在一旁发呆。

18.喜欢征服,尤其是对于强者.
     “维克托,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和勇利在一起的,当时。”
      勇利回日本的半个月后的某一天训练过后,尤里和维克托靠在冰场围栏边休息,尤里望着窗外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然而维克托听了明显一愣,过了会儿,突然望着尤里笑了起来。
     “这可不像尤里奥你哟?居然问我为什么,你也知道胜生勇利在冰场上是怎样一个恐怖的存在吧?明明你也想以他为对手不是?”我维克托笑着仰起头,“你不觉得征服强者的过程很美妙吗?你对奥塔。。 ”
     “哈?别拿我和你比啊!秃子!”尤里突然打断维克托,吼了句朝冰场中央滑去。
     
19.要的就是那种求而不得的感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想和你谈谈。”
     奥塔别克站在训练场门口,盯着刚出来的维克托,看不出喜怒。
     “哟,来找尤里奥的啊?他还在训练呢。要我带你进去看他吗?”维克托笑着和奥塔别克打招呼,直接忽视了他的话。
     “你到底和尤里说了什么?”奥塔别克没有理会维克托,只是直直地盯着他。
      “尤里奥?我能说什么,就是他问了问我对勇利的态度啊。”维克托一脸无辜状,“嘛,奥塔。别这么严肃啊,尤里奥本来就喜欢炸毛,多哄哄就好。你要知道,有种感觉叫‘求而不得’,这种感觉不是更美好吗?”
      维克托说完就收起笑容,没等奥塔别克再次开口就拍拍他的肩膀离去。
————————————————————————
先让我大笑三声哈!哈!哈!我终于有网啦!!!
之前答应小天使更新却因为山里网不好没更新,抱歉!
唔,原本这个坑是准备弃了的,之前写完(上)在群里不小心提起过,太太们纷纷觉得雷。。。
后来准备再次填坑是因为有小天使想看,但是一直没时间写真的很对不起!
之后的某天,我和暗恋的人吵了一架两人就这么谈崩了,吵到凌晨两点,失恋的我睡不着就把渣攻翻出来写了三题,写着写着睡着了。。。
后面几题是去写生路上写的,本来那时就该发的却拖到现在,真的很对不起等了这么久的小天使!
这篇可能有点少,剩下的十一题会尽快赶出来的。不会再这样拖个两个多月了,相信我!
最后,谢谢还一直在等我的小天使!!!真的感谢啊啊啊啊!(90度弯腰鞠躬!)

还有六个小时放送~
P2是个还没画完的铅笔稿_(:з」∠)_
请忽视我丑到不能见人的字!
【依依不舍的放下笔去背逍遥游x】

真的很谢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你们永远都是我的天使,么么哒!

上古的阿熙:

怎么说呢,深有感触。
谢谢我的粉儿们,在我死了近两个月内还没取关。
啊,那个,听我的,6月8号5:30之后,你们要多少,我写多少。
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们。

看什么看,名字有什么好看的:

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没人会知道我看到每一个小心心和评论推荐时会笑成什么样子
谢谢【深鞠躬】

Vicky菌:

感谢有你w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维勇】#渣攻三十题#(上)

ooc有(为了让维恰渣,还有些私设)不喜的请右上
第一次写三十题,应该是这样吧?
是糖是刀看题目就知道QwQ准备分三次发完。
愚人节快乐哟~
————————————————————————
1.建立起CP关系后由于相处模式的改变而觉得愈发无趣.
      勇利不知道维克托最近怎么了,明明之前说好了一起参加明年的大奖赛,一起在冰场上竞争。但是在这几天,维克托每天练习完后总是让自己先回家,而他却得拖到晚饭的点才回来。
      勇利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摇摇头,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做维克托这段时间来最爱吃的炸猪排饭。

2.百依百顺的对方越来越令人烦躁.
      维克托在开门时就闻到了香味,走进厨房看着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回来的勇利,扯出一丝微笑。
      直到维克托从背后环上勇利的腰,吓了一跳的勇利才发现自己爱人回来了。
     “维恰啊,饿了吧?还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你先去喂马卡钦吧,我马上弄好!”勇利回过头,看着维克托笑着手上动作不停。
      维克托看着笑的可爱的勇利,心中不自在的抽了抽,松开勇利向客厅走去。在回头的一瞬间眉头皱了皱。

3.不跟我混同一个圈没关系,有大票的人陪我秀恩爱.
      “勇利,我们今晚去酒吧逛逛吧!”维克托这天练习完破天荒的等着勇利从更衣室里出来。
      “啊?酒。。。酒吧?”勇利呆了呆,他还从来没有去过酒吧这种地方,毕竟他的酒量实在是不好,去年大奖赛后的宴会成了他的心理阴影,“算,算了吧?我不是很适合那种地方。”
     “诶?真的不去?”维克托有些不开心的再次确认。
     “恩。。恩。”勇利点点头看向地上。
     “啊,那算了。那我自己出去玩啰。勇利今天就不用等我吃晚饭了。”维克托说着,头也不回的出了大厅,往公寓相反的方向走去。
      勇利看着维克托渐渐走远不见的身影,摇了摇头,往公寓走去。

4.和CP约好一起吃晚饭却因为对中午偶遇的小受起了性致于是爽约.
      “维克托,明天周末。。。那个,今晚在家吃饭吧?”勇利在更衣室看着已经快换号衣服的维克托,终于忍不住开口。
      自从上次拒绝了和维克托一起去酒吧后,维克托就很少回家吃晚饭了,有时候甚至夜不归宿。
      “啊,抱歉!刚刚中午出去吃饭时,碰见了以前的一个很久没见的熟人,我们约了一起吃晚饭的。今天就算了吧。”维克托有套上一件羊毛衫,随口回答。
      “可是,你上个星期说想吃炸猪排饭的啊。。。”勇利踌躇了一会儿,再次开口。
      “啊啊,抱歉啊!”维克托关上,往外走,“走了啊!”
      “哦,对了,今晚我可能回来有点完,你不用等我了。”临出门前,维克托又留下一句。
      而当勇利想再说什么时,门口已然不见维克托的踪影。

5.口中心不在焉的我爱你.
     “啊。。。嗯。。。嗯!”勇利抓着床单,趴在维克托身下。
     “勇利还真是诱人呢!”维克托抓着勇利的腿,又是一撞,调笑道。
     一个半小时后,勇利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看着刚刚从浴室出来的维克托,眼神有些涣散。
     “维恰,你爱我吗?”勇利的声音很虚弱。
     “当然了,你现在要去清洗一下吗?”维克托坐打了个哈欠,“我先睡了啊。”
      勇利看着维克托躺下,翻个身便没了动静,抿了抿嘴巴,挣扎着起床去浴室清洗。

6.被询问能爱多久时坦然地说"我也不知道."
      这天训练过后,勇利在维克托进更衣室前抓住了维克托。
      “维恰,我,还能被你爱多久呢?”勇利抿着嘴巴,最终问出了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啊?”维克托先是被问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嘛,我也不知道诶?”
      勇利被维克托这句漫不经心的“我不知道”给说呆住了,手松开了维克托的衣袖。然后便一言不发的和维克托一起走进了更衣室。   

7.就算CP偶尔闹脾气也只会敷衍着哄哄,更多的是不予理会.
      “啊!”在又一次3A摔倒后,勇利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冰场的人齐齐忘向勇利和维克托,维克托感受着周边的视线,笑着向周围的人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将勇利来起来,带着他一起滑出冰场。
      “嘛,不要急嘛。勇利你每次跳跃只要在想事情就会失败,如果你今天这么烦的话,我今天给你放假!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哟!”维克托说着,拍拍勇利的肩膀,把他推进更衣室后,转身,自己上冰场开始练习自己的节目。

8.即便有了家室在外依旧沾花惹草.
      难得的是休息日,维克托被勇利从床上拖起来出去买东西,家里的日用品和食物已经快被消耗一空。
      “啊啊啊啊!快看,那有个帅哥啊!”
       勇利皱着眉头向吵闹的方向看去,是两个女孩指着维克托尖叫。勇利笑了笑,回过头继续挑选必需品,这种事很常见了。
      但是当勇利选完东西起身,回头看维克托时,却发现维克托已经和那两个女孩聊的火热,还拿出手机交换着电话号码。
      勇利提着东西,默默上前扯了扯维克托,维克托才和那两个女孩笑着道别。

9.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嘿,老维,你这样,你家那位东洋的害羞小可爱知道吗?他同意?”克里斯看着坐在身旁左拥右抱的维克托,笑着问。
     “他知道我来酒吧啊。”维克托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不是指酒吧啊,你这样有了家室还沾花惹草。。。嗯?他同意?”克里斯端起酒杯,泯了一口,他身边的一个男的环上了他的腰。
     “反正都订婚了,他也不会发现的,怕什么?”维克托笑着看着克里斯和他身边的男人,站起身,“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们啦!” 

10.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维恰,你看什么在呢?”勇利将手放在维克托眼前晃了晃,指指绿灯,“绿灯了哟,快走吧!”
     “啊,哦!”维克托被勇利拉着走过街后,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往刚刚来的方向看了下。
     “谁啊!”勇利往那个方向望去,却只有陌生的路人。
     “以前一个暗恋过的人。”维克托把头转回来,声音有些低沉。
     “啊?维恰,你。。。”勇利在一瞬间的愣神后,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嘛,勇利你不用担心,虽然你身材没他好,性格没他开放,但是他已经有恋人啦!”维克托看着不知道说什么的勇利,笑着安慰,然后拉起勇利的手,继续向体育馆走去。
————————————————————————
愚人节快乐!
因为是第一次写三十题这种,所以还太了解,有问题欢迎告知,我一定改!
让就是,下篇我准备发糖!

【维勇】Love on ice?Life on ice?Or both?(续)

虐虐更健康!(其实这是正片虐完后的糖!)
奥尤、leoji友情客串出演!
私设略多,OOC就难免有点。。。
————————————————————————
前篇正文地址→ http://001018lin.lofter.com/post/1e5276be_e1e312f
————————————————————————
      “维克托!刚刚那个3A慢了,要快点,别看我,专心练习!”勇利坐在冰场边缘,看着冰面上练习的爱人,向他说。
      “知道,我再来一遍。”维克托转身,滑到刚刚起步的位置,用余光瞟了眼认真盯着自己的勇利后,重新来了一遍刚刚的那段3A。
      距离上次两人逛商场,维克托答应勇利重新回归赛场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因为勇利,维克托在拿了冬奥会金牌之后直接缺席了这一赛季的世锦赛。不过介于很多大牌选手在每个奥运赛季之后,对世锦赛都没什么兴趣,所以维克托没有参加也没什么人特别关注。
      三个月没有上冰,就算是维克托也有些生疏,所以这一个半月,维克托都是在练习基本的变刃和跳跃。

      “勇利,今天要开始编舞啦,勇利你对选曲有没有什么建议?”维克托将勇利从床上抱到轮椅上,为他盖好毯子,问。
      “你真的要重新编两套节目起来?只有五个月了啊。”勇利有些无奈的看向维克托。
      距离全国大赛只剩五个多月了,新一赛季代表俄罗斯团体的名单还没确定,全国大赛也是一个确定名单很大的一个因素。维克托很早就已经和勇利在探讨新一赛季的编舞了,两人的主题都是[life]。虽然主题一样,但两人的编舞却完全不重复,毕竟那时的两人可是要在赛场碰面的。他们的编舞一个是俄罗斯的风格,一个是日本风格,却都是完美演绎出了属于他们的“life”。
      “恩,我准备把主题换了,换成[重生]。”维克托推着勇利来到客厅,为马卡钦的碗里倒上一杯狗粮,就准备换鞋。
      “要不我们把原编舞改一下,主题就不换了?其实我觉得把先前我的那套编舞和你融合一下也不错,日本文化和俄罗斯文化的交融。虽然很难,但怎么说你也熟悉两套的动作编排,比重新编两套出来好多了。。。”勇利还在试图改变维克托的想法,却被维克托打断。
      “勇利!”维克托听着勇利喋喋不休,知道这是为了自己心里暖暖的,可是他就是不舒服。勇利为他做了这么多,他想为勇利做些什么。“你既然那么喜欢[life]这个主题的节目,那么赛后表演滑就按你说的把我们俩原本的节目融合一下排个新的出来吧。”
      “喂——别这么任性好不好!”勇利有些气恼,他是真的为维克托担心。就算维克托再了不起,五个月的时间要把节目编好练好,这是有多难?更何况那前一个月还有大奖赛,满打满算,就算新编的很快,练习时间也只有四个月。
      “嘛,勇利就不要担心这个啦!如果勇利除了在看我训练还很闲的话,我是不介意把[life]这个表演滑的节目编排和音乐全部交给你啦!”维克托揉揉勇利的头发,笑着打开门。
      “喂!”勇利无奈,他也知道维克托估计是不会改变主意了,把眼镜取下来擦着没有答话,算是默认自己包了表演滑的音乐。
      “马卡钦好好看家哟,不准偷吃!”维克托推着勇利出门,关门前还不忘叮嘱正在门前看着两人疯狂摇尾巴的马卡钦。

      SP119.6,FS226.91,总分346.51,排名第一。
      在最后一个人自由滑分数出来后,勇利就迫不及待地看向分数的总计表。毫无疑问的,他在第一行看见了维克托的名字。
      刚刚维克托滑完自由滑的节目后,出了冰场就一头栽倒在自己的怀里,勇利在他倒下的一瞬间的慌乱,在看到维克托面带笑容的脸后卸下了所有的不安。
      其实维克托的自由滑发挥的不错,因为[重生]这个主题,维克托专门练了至今还没有人在赛场成功过的4A。刚刚维克托的4A虽然最后手触冰,但也算是成功了。
      从等分区回来的维克托,看着在后台等他的勇利,直接扑了上去,找个地方就躺在勇利的大腿上睡觉。他真的太累了,虽然短节目他以微弱的优势在尤里之上,但是自由滑的编排因为加了4A的原因,所以在分数上和尤里相比还是十分危险。所幸,他成功了。他重生了,因为勇利陪在他身边,在场下等他。他不在是以前只是为了给观众带去惊喜的那个自己,这是他从勇利那里得到[life]和[love]后,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极限。他带着勇利的爱和自己的爱,重生。
      勇利看了看分,又低头望向还在自己大腿上睡着的维克托,不由得莞尔。他明白维克托这几个月来承担了怎样的压力,这种挑战,就算是冰上的传奇,也是会很吃力的,更何况,自己的维恰年龄也不小了。
      “维克托,恭喜啦,又一个大奖赛金牌!”勇利将维克托的刘海缕到耳后,轻声祝贺,却不忍心把维克托叫醒。
      于是,最后在领奖台上的维克托就是那样睡眼朦胧地举着金牌打哈欠。
     “啊——”维克托揉着眼睛走下台,将金牌丢在勇利腿上,“勇利真是的,也不叫下我。”
     “喂,这好歹也是一块大奖赛金牌啊!我都只拿到银牌过,你珍惜下不行啊?”勇利有些好笑的埋怨,小心地拿起金牌。
     “诶,对了,勇利你先前说我拿到金牌就给我的惊喜是什么啊?”维克托看着低头注视金牌的勇利,想起上冰前勇利的话。
     “嘿嘿,你等会儿就知道啦——”勇利说完,就冲维克托挥挥手,要回休息室。
     
     “尤里,拜托你们啦!”走廊里,勇利和维克托正好撞上往更衣室走的尤里和奥塔别克,勇利顺手拉了下尤里,笑着提醒。
     “嘁!”尤里看看满脸笑容的勇利,又看看朝自己微笑的维克托,不耐烦的“嗯”了一声,就拉起奥塔别克就走。
      “都那样了还想上冰场,他这是对维克托爱的有多深啊,就这么想和他同台?为此还麻烦我们!”尤里抓着奥塔别克的手腕,边抱怨边加快脚步。
      奥塔别克听着尤里的抱怨什么也没说,非常自觉的加快脚步跟上尤里。
     
      表演滑的后台。
     “哟!尤里,你和奥塔两个的双人滑不错嘛!妖精和骑士,比我和勇利都有默契呐?”维克托笑着与刚刚下冰场的尤里和奥塔别克打招呼。
      “我们练的还不够熟练,你看雷欧和季光虹那个才叫演绎的好。”奥塔别克拉住即将炸毛的尤里,摸摸头安抚着。
      “嘿嘿,好想知道滑联的心理阴影面积啊!自从去年我和勇利来了这么一场双人滑,今年的亚军和季军也都玩起了男子双人滑。只可惜啊,今年的冠军没双人滑啰。”维克托笑着,但话说到后面,不免夹杂了几丝懊恼和伤感。
      “呵呵!”尤里看着维克托冷笑两声,“你们也不赖啊?”
       尤里说完也不等维克托继续接话,转身就和奥塔别克走进后台。
     
      “下面是今年是冠军,维克托。表演曲目,[L]。”
      报幕结束,一律光打在维克托身上,在四面漆黑的场景下,维克托显得更加耀眼。
      钢琴声想起,维克托明显的怔了一下,但竞技素质却让他很快调整回来,他没有忘记在场还有的观众。
      琴声悠扬,维克托听着琴声,在冰面上舞动,全场的灯光始终只有那么一束,追随着维克托,也仅仅射在他身上。
       阿克塞尔三周,后内四周,后外点冰四周,后外点冰三周,后内点冰四周……
      一个接一个的跳跃,没有一个失误,每一个都是那么完美无缺。
      这是勇利为维克托特别的编舞,这个节目没有高潮,因为从始至终都是高潮。同样没有高潮的是音乐,琴声始终都是那么平稳、恬淡、悠扬。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维克托也同时停了下来。全场一片寂静,没有应有的掌声。所有人都愣了。
      一束灯光悄然在维克托视线的角落洒下。这时,愣的不止是观众,维克托也愣住了。
      那束灯光在角落亮起,本来并不耀眼,全因为全场漆黑,只有两束光静静的伫立在黑暗中而格外显眼。
      灯光下的是一架钢琴,而钢琴后面坐着的,则是勇利,胜生勇利。
      人们刚从节目的感触之间回过神来,就看了角落的另一束光,那里坐着一年前响彻花滑界的人。
      维克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滑到勇利身边的,但是当勇利笑着为他擦去泪水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冰面带给自己的温暖。
      “维恰,这奖励足够惊喜吗?”勇利笑着打趣着维克托。
      维克托推着勇利走回后台的路上一句话也没说,面对勇利的打趣更是直接忽视。
      拒绝掉晚宴的邀请,维克托直接将勇利抱回房间,放到床上就进了浴室。
      勇利被维克托吓到了,从下冰后,维克托的脸色一直阴沉,没和自己说过一句话。默默的将自己裹进被子,听着浴室的水声,勇利居然脸红了。
      所以维克托裹着浴袍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床上那只脸已经通红却将被子裹得紧紧的勇利。目光一沉,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不错,看来你精神还可以啊?”维克托笑声有点低沉,“你主动送我的奖励我收到了,接下来,我可不可以要点奖励呢?”
     维克托没有继续动作,只是和勇利对视着。几分钟后,先动的居然是勇利。
    “你要,那便给你吧。”勇利说着,主动啃上了维克托的嘴唇。

     第二天的早上,维克托和勇利是被敲门声吵醒的,维克托打开门,就看见尤里把轮椅往维克托这边一推,气轰轰的转身就走。
      维克托看着尤里走路有些怪异的样子,不由得一笑,“谢啦——”,然后转身关上门,继续搂着勇利睡回笼觉。
————————————————————————
咳咳,我知道这次诈尸突然,上篇文也是年代久远。。。
相信我,还是爱着维勇的!
嘛嘛,我为我失踪这么久道歉!所以下面是补偿!请选择!
A、#渣攻30题#
B、#痴汉25题#
C、#卑微爱你40题#
D、#专属30题#
E、#生死相隔30题#
F、自己点梗QwQ
我会从上面六个选项中挑着写,至于什么时候嘛——这个保证不了咳咳QwQ      
PS:这篇文前面大半段是我半个月前断断续续一个星期写的,今天才把后面补完发上来,所以。只能说前后文尽量缩小违和感吧?

月野乐园pv截图
我要不要把pv直接搬来lofter呢。。。
解说全程都是国王和魔王。。。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