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不要烦心

欢迎勾搭~微博:繁星VON
cp主吃NT,维勇维,双黑,大小魔王( ー̀дー́ )
三次元只萌shouta!

【维勇】幽灵(九)

维勇向(轻微勇尤),短篇,清水向
时间点是第十集以前(官方爸爸日常搞事,但是我说只开短篇就是发誓不弃坑啊QwQ
全程虐,结局HE(相信我还是亲妈!)【勇尤BE】
完结篇w人物OOC勿介意。
本文雷点众多,不喜者右上_(:з」∠)_
欢迎提意见(ง •̀_•́)ง
————————————————————————
      维克托坐在公园板凳上,默默打开手机里下载的视频,一个人影出现在上面。
      维克托手机里一直存着勇利大奖赛比赛的视频,从中国站到俄罗斯站,再到决赛,他把勇利的短节目和自由滑都一一截下来,一个都没有放过。
      维克托看着视频里在冰上跳跃滑行的人儿,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勇利,告诉我该怎么办好不好。我真的好像跳不起来了。”维克托看着视频,自言自语。
     勇利,失去你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为我即想得到你,又想回到赛场的贪心做出的惩罚吗?
     
     “勇利,你准备以后怎么办?”
     “应该会去做溜冰教练吧?普通人娱乐的或者小朋友的兴趣班之类的。”
      “诶?就没其他的追求了吗?”
      “噗,维克托,你还想怎么样啊?你还有什么远大理想啊?站在冰上书写传奇的男人,还想成为世界五百强公司的老总?还是成为特种兵为国争光?亦或者是成为明星?唔,明星不错,维克托你现在估计是很多冰迷的偶像了~”
     “好吧。。。那你加油哟~一群小朋友围着勇利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嗯,我会的,谢谢!”
      “虽然我知道这东西你有好多,但是,这是我的第一块世界级金牌也是最后一块。我霸占了你一年害得你今年的金牌也没有。以后你退役了,看着一连几年,唯独今年的奖牌没有,那得多别扭,现在送你了。”
      “好好收着哟,这是我给你的鉴别礼,也是你的教练费。不用这样啦~我会在电视和网上继续看着你书写的传奇的~”
      在机场分别的一幕幕展现在维克托的眼前,维克托想着那时如果自己再果断一点、勇敢一点,直接说出自己的爱,勇利是不是就不会走了呢。
      马卡钦突然叼出维克托口袋里,那个勇利的小本子,放在维克托大腿上,然后用头拱着维克托的腿。
     “马卡钦,别闹。”维克多的声音颤抖着。
       但是马卡钦没有理维克托,头拱了下维克托,还带了一声清脆的犬吠。马卡钦又回头看看公园的大门,刚刚在站那里熟悉的人影已然不见踪影。
      维克托无奈,马卡钦很少这么执着、这边不听话呢。看看冲着自己摇尾巴的马卡钦,有些不情愿地拿起本子,打开。
      终于拿到金牌了呢,好险啊,Yuri今天真的很美,好可爱啊!
      也是该退役了啊。
      对不起,我霸占你大半年了。
      维克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你。我感觉我放不下了,可是我必须放下。你还要去书写你冰上的传奇。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毁了你,我爱你,就算不在你身边,只要能在电视上看到你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有没有说过,冰上的你才是最美的?
      我该离开了,有这大半年的回忆,我已经很开心了,我会好好珍惜的。
      谢谢你,维克托,我把金牌送给你,让你永远不会忘记我,我是不是很自私。
      请不要忘了我啊,维克托。
      维克托看着勇利那清秀的笔迹,眼睛终于又糊了。
      我怎么又忘了,你是为了我才走的呢。
     “马卡钦。”维克托摸着马卡钦的头,轻声叫着,“我也应该回应勇利对我的期待对不对?毕竟,我现在站在冰场上,也有一部分他的功劳呢。”
      维克托站起身,眼中的泪水还在打转,但是维克托并没有去擦它,只是让自己的视线继续糊着,想着晚上的表演滑。
      “维克托!”尤里对着电话大声叫道。
      “喂?是尤里奥啊。”维克托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公园的椅子上睡着了。虽然这个天气睡着的确很舒服,但是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毫无防备了?是因为自己想通了?不对,那为什么心还是有快地方空空的呢。 
      “喂?喂!在不在听啊!马上五点半了,表演滑的彩排马上最后一遍,你到底回不回来!”尤里在电话那头吼着。
      “别急啊,这不是马上就来了嘛。”维克托说着起身,牵起马卡钦向冰场走去。
      勇利躲在维克托椅子后面的树的背后,静静地看着维克托接电话,然后挠挠头牵着马卡钦离开。盯着维克托离开的方向良久,勇利抖抖退,也向维克托离开的方向走去。
      刚刚真的很险啊,差点就被发现了。勇利无奈的笑笑,自己也真是没忍住啊,见了一次维克托就停不下来了,找着各种理由就为偷偷看看他。
      晚上的表演滑,勇利终究还是去了,他站在看台的最上面,黑漆漆的看台很好的掩饰了他的身形。
      这次的表演滑编排的真的很精彩,维克托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开场,再到尤里的Agape结束,中间出来披集等人的节目,还有最亮眼的是雷欧和季光虹的双人滑。
      勇利看着谢幕时全员上台,在那一瞬间有那么一点委屈,那里本来应该也可以有的我位置吧?我也想上去滑冰呢。
      “勇利~”披集等人换好衣服从更衣室出来后,很快就找到了在后台等他们的勇利。
      ‘你们先走吧,让尤里带你们去吃晚饭,这附近有家店很好吃呢,上次尤里带我去过后,我几乎有时间就去。’勇利没让披集先开口就把打好字的手机塞了过去。
      “那你干什么去啊?”尤里也凑过去看了眼,皱去眉头问勇利。
      ‘我有灵感了,想趁着还没忘,把我编舞版本的那两个节目的跳跃加进去。’勇利脸上很平静。
      “今天你也累了吧?你的身体看还没完全康复。”尤里有些担心的争辩。
     ‘没事,大概已经想好了,现在只需要确认一遍就行。’勇利微笑着看向尤里。
      尤里被他的笑容看的有些发毛,才点点头,提醒了几个注意事项,就被披集三人拖走了。
      勇利看着说笑着离开的四人,心下除了
羡慕还有些开心,有这样的朋友也不错呢。
      换好冰鞋,勇利踩在冰上。很湿,冰面也因为刚刚的表演滑凹凸不平。但勇利并没有在意,打开手机的音乐,以及相机,勇利滑到中间,开始滑起自己为维克托节目的编舞版本。
      短节目里勇利加了三个四周,而自由滑中也只加了三个。
      一个半小时后,勇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把自己摔到床上,看着手机里的两个视频满意的笑着。
      搞定了。
      勇利就这么睡了过去。
      这就是勇利给维克托节目的另一个编舞吗?感觉是完全不一样都风格呢。短节目带着忧伤甚至还有那么点绝望的感觉,但是自由滑却意外的充斥着希望和对未来的期待?两个风格怎么放到一个主题啊!等等,维克托的主题是爱,勇利这是想鼓励维克托啊。
      尤里终于不想再想下去,压下心中的痛苦和不甘,把毛巾递给刚刚滑完正在喝水的勇利。
     “看来身体恢复的不错嘛,这种节目都可以一口气滑出来了。”尤里笑着看着满头是汗的勇利。
     ‘怎么可能,我现在都感觉自己要脱力了。’勇利笑的有些勉强,看得出已经是累到不行了。
      “那么Fantom教练,你去坐着吧,看看我的自由滑?”尤里取下鞋上的冰刀套,进入冰场。
      ‘嗯,你还是要注意你动作力度的变化。’勇利出了冰场,直接做在了旁边的板凳上。
      “好的,我会尽量的!”尤里说着向中央滑去。
      “刚刚我看了你滑的节目。”尤里在休息时,这么对勇利说。
      勇利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的是维克托的节目。
     ‘感觉怎么样?’
       “唔,编舞完全不同,表达的情感也完全不一样,比维克托滑的好多了!”尤里喝口水,语气里对维克托是满满的嫌弃。
      勇利看着这样的尤里,不禁笑了,摸摸尤里的头。
      ‘终于觉得尤里有点你这个年龄该有的感觉了啊。’
     “喂!你什么意思啊!”尤里脸开始泛红,“说真的,你不准备给维克托看看?”
      啊?勇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给维克托看?为什么。’
      “我觉得你辛辛苦苦编出来,又不发表,不是感觉很不爽嘛?你在背后这么努力,却没人知道。”尤里说到后面,明显的把眼睛看向别的方向。
     ‘我编这个只是为了给自己心理填上一点东西,而不是让自己无所事事,毕竟你不可能每天都来。我说是你的教练,其实也只是指导你对感情的表达,其他还是雅科夫在指导。’勇利把手机放尤里眼前。
      “可是,真的,我想把他放到网上。”尤里转过头盯着勇利。
      ‘你知道我不想让维克托知道我还活着,甚至和他在一个地方。’勇利把自己的眼睛移开,不想让尤里继续看着自己。
      “你可以扮演维克托跳啊!上次表演滑维克托不就提出了这个想法么,我想想啊,只要一顶假发和化妆就行了!”尤里笑的有些狡诈。
      勇利却愣了。勇利不想承认自己动心了。
      “那就这样决定啦!我有个玩COSPLAY的朋友,我找她去帮忙!”尤里看着勇利,知道他动心了,于是不给勇利回答的机会,说完就继续上冰练习去了。
      “Fantom!”尤里叫着刚上冰面的勇利。
      勇利回头,出了尤里外还有两个。。。妹子?!逗我呢?
     ‘请问两位?’勇利用他那撇脚的手语问。
      “尤里!这就是你的教练?”其中一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女生拍着尤里的肩膀,有戏谑地问。
      “一边去啦!”尤里脸有点红地推开那个女生。
      “卡米,别捉弄尤里了。”另一个女生出声提醒。
      “知道啦,亲爱的。”卡米松开尤里,向勇利走去。
      “你好,我是卡米,她是纳威,今天就是她帮你化妆哟~”卡米看着勇利,自来熟地打招呼。
      “你好。”纳威很规矩地对勇利打了声招呼。
      勇利有些愣神,朝着两个女生点点头,笑了笑,指指自己嘴巴示意自己不能讲话。
     “没事,那我们开始吧~”纳威很快打开带来的化妆盒,拿出要用的妆品,假发和发套。
      于是,勇利就在发呆中,把自己交给两个妹子打扮了一个多小时。
      “好了,就差假发了!”卡米很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人,“我家纳威最棒了!画的和维克托一模一样啊!”
      卡米把假发给勇利戴上,但是,问题来了。
      “额。。。”
       勇利看着忍笑的三人不明所以。
      ‘怎么了?’
       “咳。。。纳威,那个遮瑕膏应该可以把黑头发隐去吧。。。维秃的发际线太高了啊!他驾驭不住!!!”卡米率先提出解决办法。
      “我试试。。。”纳威转身找着遮瑕膏。
       尤里看着一脸天真无知的勇利,不知道该拿什么解释现在的情况。
      “咳,那什么,因为维克托的发际线太高了,所以你的黑头发。。。从假发里面露了出来。”尤里有些尴尬,“马上就好了!你现在可以回忆一下动作!”
      勇利一愣,在理解尤里的意思后也是不禁有些好笑,维秃,噗!
      最终,在纳威和卡米的努力下,一个勇利版维克托终于诞生。
      “咂咂,真的好想维克托啊!来,照一张,我要发SNS!”卡米盯着勇利的脸,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就是咔嚓一张。
      ‘诶!’勇利一惊,却被尤里按了下来。
       “没事的,卡米是很有名的coser,别人都知道这是纳威化的妆面。”
       勇利虽然不太懂,还是点点头。
      “当当当!这是我家那位给人画的维克托的妆面图!我就问像不像!是不是很像维克托亲临啊~[图片]”
       “纳威!我发好了,快去转发!”卡米发完,就怂恿这纳威登录SNS。
      “好了,我帮忙录像,你去滑吧!”尤里挥了挥手里的单反,把勇利推上冰场。
      ‘可是她们。。。?’勇利看着摆弄手机的两个妹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事,不用管她们,这是日常了。”尤里看都没看后面的两个人,“加油哟w”
      勇利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短节目和自由滑都录好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勇利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尤里传来的视频 ,一脸幸福的样子。
      很像维克托呢。不是自己今天忙了一天,真的不能相信这是自己啊。
      勇利一遍遍的循环着视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勇利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想起来充电。
      啊!好疼!昨天为了将短节目和自由滑全部录完,真的是没怎么休息呢。勇利想着,慢慢坐起。左手已经完全抬不起来了,勇利右手扶着床,拿到充电器,插上电源,开机。
      “勇利!你看纳威的SNS!炸了啊哈哈哈,维克托也转了哟!你真的不会想象到维克托当时的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勇利刚开机,尤里的短信就跳了出来,不禁莞尔。
     “维克托!你什么时候把你的节目重新编舞滑了啊!”雅科夫叫住刚想上冰场的维克托。
     “啊?哈?”维克托不明所以。
      雅科夫把手机递给维克托,让他看视频。
     是尤里转发纳威发的勇利滑的两个节目视频。
      维克托接过手机,顺势坐下。
      这。。。是谁?昨天我一天都在家啊,和马卡钦一起学做炸猪排盖饭啊?
      看完短节目,维克托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泪水。维克托现在心里除了勇利,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东西。
      视频明显做过后期,短节目过后黑屏没三秒,自由滑就自动播放了。
      “勇利。。。勇利。。。”维克托看着自由滑,嘴里一直念叨着。
       雅科夫狐疑地看着反常的维克托,没敢上前询问,只是把围在旁边看好戏的尤里赶去练习。
      视频放完,维克托没有动,直到手机息屏了,他才看向发表的人。
      yiri:比维克托跳的好多了//纳威:如此还原的cos妆面只有我家那位才画都出来!这个滑的好棒啊QwQ感觉没比维克托滑的差!@维克托 如果他参加比赛,你的金牌可不保了哟w[视频]
      维克托这才把手机还给雅科夫,后知后觉地打开自己手机的SNS。
      维克托的SNS也和上次勇利的情况类似,被一堆堆艾特给轮了。很多自己的冰迷表示这完全就是维克托亲临,而很多黑粉则表示这是维克托一年空缺想给自己增加热度。
       维克托无语的看着自己炸了的SNS,突然想起刚刚是尤里转发的,甩开手机就往冰面上冲。
      维克托抓住准备起跳的尤里,两人都没站稳,一起摔在了冰面上。维克托没有起来,只是牢牢地抓着尤里不说话。
      “你干什么啊!松开!”尤里被维克托盯着发寒,想站起来,却发现被维克托按死了,烦躁地吼着。
      “你知道那是谁对不对!”维克托没有理尤里,依旧死死的按着,冲着他吼回去。
     “我知道又怎么样!你让我起来!”尤里不甘示弱,声音比维克托更大了,大到冰场都有了回音。
      整个冰场的人都向这两人望去。感受到来着自四面八方的视线,维克托这才不情愿起身,但依旧没有松开尤里的手。
      两人和雅科夫请了贾,飞速逃离,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那是勇利对不对!告诉我!那是勇利!勇利没死!”刚出冰场,维克托就不要形象地冲着尤里吼道。
      尤里看了看四周,把维克托拉进一个小巷子。
     “你想我回答什么。”尤里撇过头。
     “那是勇利对不对。。。”维克托被尤里的话一惊,声音很小,像在自言自语,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向尤里说话。
      尤里看着眼前哭的不成样子,完全不像那个自己认识那样的维克托,也有些心软了。
      “啊,是啊。那是勇利。”尤里垂眸,“这就是那个你心心念念,认为已经死了的勇利。”
      “啊。”维克托听到尤里的回答,一时间也愣了,没有其他反应。
       两人之间谁也没说话,奇怪的气氛维持了十多分钟。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呢。”尤里率打破了这份沉静。
      “我要去找他!这是上次表演滑的那个冰场对不对!他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我居然毫无直觉!”维克托突然叫起来,转身想走,却被尤里一手拉住。
     “你现在去找他就是他希望的吗?!他把这两个编舞编出来了这么久,我找各种理由想让他发出来,可他到现在才发!还是以扮演你的名义发!”尤里的眼中也渐渐的雾了。
     “你到底感受到他短节目和自由滑想表达的心情没有?你到底看懂没啊!还有他的那个本子!你到底知不知道勇利做这一切的原因啊!你想过勇利么?!他就算知道自己深爱的人就在自己不远处,却为了他只是躲在暗处看着,不敢来找你。。。”尤里后面声音越吼越大。
     “他,现在还好吗?”维克托用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尤里的吼叫。
      尤里停了下来,看着眼前低着头,脸上挂着泪水的维克托。
     “嗯,还行。我以请他做教练的名义请他来了俄罗斯,但是那次事故后,他失语了,左臂粉碎性骨折,他现在不能讲话,左手也不能很用力。。。”尤里的声音带着哭腔。
      “啊。。。”维克托静静地听着。
      “你知道的吧。我也喜欢勇利,在我那次去日本时喜欢上了他。他真的很温柔呢。但是啊,他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你这个笨蛋。我把他骗来俄罗斯,就是想让他也正视我,也许他就被我感动,也喜欢上我了呢。但是为什么啊,你这个笨蛋有什么好的啊!他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是他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而已,仅仅只能止步于朋友。”尤里抬头看这维克托,继续说,“在我那天无意间看到他给你两个节目的重新编舞后,我才明白了,他对你的爱,不是简简单单时间可以重刷的,短节目的绝望,自由滑的希望,被他演绎的是这么完美。我知道,他其实是想让你看到这两套编舞的。看着他这么关心你,在乎你,为做了那么多,我不想让他失望,所以,我做了这些。维克托,你到底是哪里好了,让他这么一个细心、温柔的人可以对你这样?!我真的很不甘心。。。”
     “谢谢你。”维克托一句话,让尤里的话没了下文。
      “你。。。”尤里看着面前抬起头朝自己努力挤出笑容的维克托,忘记了自己想说的话。
     “谢谢你,我不会让勇利做的一切付之东流的。”维克托丢下这句话,就消失在巷口。
     巷子里面只留下尤里一个人。
     勇利打开SNS,有些愣神。
     维克托都转发评论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勇利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前一天的劳累已经让他没有完全康复的身体完全透支,他再次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一切都如之前一般,直到半年后。
      ‘你参加大奖赛决赛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也得去啊!’勇利抗议着。
      “因为你也是我的教练!”尤里拿出勇利的旅行箱,想给他清东西。
      ‘别人又不知道!而且我只是教你如何更好的展现你的感情与魅力,其他的是什么都没教!’勇利想去抢尤里手上的箱子,左手却完全使不上劲,是半年前的后遗症。
      “维克托也进了决赛你是知道的吧,你不想去看看?”尤里放下箱子,盯着勇利。
      勇利愣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的票我已经帮你定好了,明天早上八点半,我们练习的哪个冰场我在那等你。”尤里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勇利愣愣的坐在床边。
     啊,自己好像还从来没以观众的身份去维克托,比赛现场看过他的比赛呢。
      勇利想着想着,就在床边坐了一晚上。
      所以,第二天当尤里进到冰场看着带着大大黑眼圈领着箱子昏昏欲睡的勇利时,不由得笑了。
      “好啦好啦,飞机商十几个小时够你补眠啦。”尤里接过勇利的旅行箱,拖着勇利向外面等着的车走去。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SP 115.4 暂排第二位
      维克托的得分出来了,都没有让勇利从惊讶里缓过神来。
      维克托滑的不是他原来的那个编舞,而是勇利给维克托编的另一个版本,而且为了加基础分,跳跃全部都是单手上举的,最后还加了一个阿克塞尔三周。
      原来,维克托一直都知道了吗?勇利压下想去找维克托的心情。不行,明天还有自由滑,不能在这个时候打扰到他。
      维克托谢幕时,有意无意瞟向勇利的位置,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在哪发呆,不禁莞尔。这次,你可跑不掉了。
      308.81,这是维克托的总分,又是一个世界纪录。
      维克托以自由滑的193.41,大幅度超越了在短节目与尤里拉开的3.45分的差距,夺取第一。
      然而,在勇利并没有看到维克托的最终得分,在维克托滑完的那一瞬间,勇利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对勇利已经不单单是一个自由滑的节目了,这是他的爱人,在冰上向他誓爱,对两人未来的期待。
      直到尤里找来,勇利才回到现实。
      ‘恭喜啊’勇利冲着尤里笑着。
      “恭喜什么啊!早知道不帮你们了!不然我就是金牌了,嘁,这银牌怎么看怎么不爽。”
      啊?勇利这才反应过来,第一是维克托啊。维克托正在接受电视采访。
      “啊,又是一块金牌呢~我在想啊,如果我继续留在俄罗斯战斗的话,尤里奥会不会没有夺冠的高昂斗志了呢,然后,我也是。”
      “所以呐,我这位花滑赛场上的老爷爷也是该退场了吧!”
      勇利看着电视里维克托笑着谈论自己准备退役不由得一惊。
      尤里也转头看向电视,原来,他是这样准备的啊。
      “勇利,你知道嘛?在去年做你教练时,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我二十年弃之不顾的东西,两个〔L〕,LOVE和LIFE。”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勇利,我想在这里告诉你,我爱你。”
      “愿意和我一起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一起隐居吗?”
      什么鬼啊!!!勇利看着电视里维克多那深情的双眼,呆了。
      两个月后的一个小岛上。
      “勇利~这么景色美吧!我可是选了三个月才买到的呢~”维克托搂着勇利坐在海边,在勇利耳边轻声问
      ‘你那么就知道了怎么不告诉我!’勇利红着脸,有些气急败坏。
      “勇利为我想了那么多,也不能浪费是不是,这不,以金牌收尾,还在记者会上求婚,是不是很浪漫啊~”维克托吹着勇利的耳朵。
      ‘滚啊!当时尴尬死了!你知不知道网上现在还在闹啊!你看看你闯的祸!’勇利红着脸推开维克托,将手机甩给他,转身就走。
     “诶诶诶!别害羞啊!感动就直说是不是~”维克托接好手机,满脸笑意的追上勇利。
————————————————————————
字数爆的有点多啊QwQ总算完结了(*/∇\*)
有木有肉的番外呢。。。等我想想QwQ。。。
     

评论(10)

热度(83)